Codomain

平哥求求你救救红绿
咸鱼一只
各类cp催婚成员
乙女耽美后宫来者不拒,主角控
最近吃杀天的zr和工作细胞的白赤很开心
龙族师兄什么时候恢复记忆呢
凹凸世界金相关都吃,格瑞相关只吃瑞金,天雷+r+,其余比较杂食
MHA轰出only
食戟之灵坐等大小姐和药王结婚
我永远喜欢恩奇都
跳的坑贼多,饿不死的人

【米优】我把你当学生你居然想日我空间·续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作为补偿,会有两个小彩蛋(噫)

*逗比欢脱风

*感谢上次给我热度的小天使

*继续bug,将化学学的出神入化的学生米迦尔&教文科班化学课的老师优一郎

*上篇不记得的小伙伴:http://dominator213.lofter.com/post/1d749256_97b4949

*米优大法好!!!

近藤米迦尔学习文科完全是个意外。

作为一个各科平均的人,他对选文选理并没有什么要求,所以直到开学,才被姑母克克鲁从网游中拎出来,面对雪白的报名意向表。

“来吧,选一个,文还是理?”身形酷似萝莉的姑母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眼神犀利地盯着米迦尔。

“……随便。”米迦尔翻了个白眼,撑着头,准备起身回去继续打网游,心里想着刚刚挂着线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暗杀他。

显然,克鲁鲁是不会对这种回答满意的,她挑了挑眉,嘴角就是一冷笑。

——呵,看我怎么对付你这网瘾少年。

“米迦尔,你呆会玩得时候没有Wi-Fi可不要怪我。”听着这一声,米迦尔正欲开门的手停住了。过了一会,他冷着脸坐了下来。继续盯着报名表,内心自嘲道:算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诶,小米迦,要真这么纠结的话,其实可以抓阄哦~”

在米迦尔的视角里,一个顶着汤姆苏银毛,发尾还系着骚气的蝴蝶结的男子出现了,正是他

的伯父费里德。

虽然在外人眼里,尤其是雌性生物眼里,费里德因其俊美的脸庞,得体的微笑而备受青睐,但在米迦尔的眼里,那张脸怎么看怎么欠扁,怎么禽兽。

“虽然你的语调令人不爽,但建议我还是接受了。”米迦尔充分发挥了他此时得过且过的精神,自暴自弃地撕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文”和“理”,再一分为二,揉成纸球,丢进了一个茶杯里,开始摇,全然不顾对面惊呆了的克鲁鲁和费里德。

不一会,结果就出来了,米迦尔将“文”的纸条扔在桌上,头也不回地向房间走去,正介于软萌正太和硬朗少年交汇处的脸上写满了“冷漠”。

面对此景,克鲁鲁开始考虑断米迦尔网这项举措的可行性,而费里德则表示儿砸大了不好养。

然而……米迦尔并不是你儿子。

 





在其随便的选科之后,米迦尔算是进了偏文倾向的班。

然后……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痴汉米。

其实一开始痴汉米迦尔是拒绝的。在优一郎刚开始上课那会,米迦尔表现的和平时他对待所有人那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然而一件事让米迦尔萌上了优一郎。

该事件发生在文科班的大家开始插科打诨之后,当时的优一郎一如既往地非常认真地在黑板上写下课题开始讲课。

老实说,米迦尔对其一直坚持不懈上课感到很有兴趣与不解,要知道隔壁生物老师已经怒摔粉笔,上课时开始摸鱼了,米迦尔在周围同学完全不听讲的氛围中也逐渐变得无所谓起来,低头写自己的,不过保持着对优一郎老师的同情,他会时不时抬起头看看,然后点点头表示自己还是在听的。

在米迦尔的这一次的抬头之时,优一郎已经停止了讲课。因为不用考虑下面的同学提问题和做题的时间,上完主课以后,任课老师就可以在余下的时间里水了。一般老师会拿起手机,或是批改理科班的考试卷子,而不同于二者,优一郎仍然对着黑板,认真地写着什么。

米迦尔感到很好奇,于是他侧着身想看看优一郎到底在干什么。

嗯……优一郎在练字。

等等,练字?!

米迦尔有点惊恐,他看着优一郎一笔一画地把课题重新抄了一遍,然而对着其中几个写得不是很好的字,用手轻轻抹掉再重新写。

难道是因为被人嫌弃字丑吗……?米迦尔开始思考这个可能性。

平心而论,优一郎的字虽然不算好看,但比较工整,认得清楚,比自班老师那意识流的字看着倒是舒服多了。

其实米迦尔猜得倒是对的,优一郎老师在刚来那会,曾经被红莲嫌弃字太丑,要其改。

年轻气盛的优一郎当然表示不服,扬扬眉毛表示本大爷的字就是这么狂拽酷炫你来打我啊!于是就被胖揍了。

事后本人虽然还是会碎碎念,但真的开始仔细思考自己的字是不是很丑,最后得出结论:

并不是很丑嘛!也就比对面君月老师的字嚣张一点点啦一点点。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开始认真地练字了。

——所以其实你是个傲娇吧。

优一郎练字时,总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会无意识地加大用笔的力度,这次也是如此,于是那根粉笔就光荣地“啪嗒”一声断了。

优一郎沉默了一会,将那个断了的头捡起,神情镇静地走到了讲台旁的垃圾桶,将粉笔头扔进去,然后回到黑板前开始磨那个断掉的粉笔。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优一郎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怕红莲心疼进口粉笔把自己揍一顿而销毁证据的。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米迦尔成功地由近藤米迦尔进化成近藤·优一郎痴汉·米迦尔。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自此以后,优一郎上课就会发现有一道异常认真地目光在盯着他,那无疑是装作好好听讲认真记笔记实际上是在摸鱼画优一郎的米迦尔。

米迦尔不愧有着匪夷所思的大脑,在痴汉优一郎的同时还能将化学听进去,所以看到期中考试的化学试卷时,米迦尔表示这全他喵是优一郎讲过的相似题。

然后他就开始一边写一边回忆讲这道题的时候优一郎在干什么,然后就完全不管题目本身了,以至于最后只是填了个选择题,其它全写了个解就了事。

如果优一郎检查卷子就会发现上面还有疑似用铅笔摸鱼的痕迹。

总之米迦尔之所以只有30分的谜底就这么解开了,知道事情真相的我们也许会忍不住想报警,不过隔着一个屏幕也只能想想了。

 





在经历了日空间时间后的优一郎,在第二天就把米迦尔再次请到办公室开小灶。

他盯了对面毫无自觉甚至可以说是无辜的米迦尔一分钟以后终于是败下阵了,先不提这个日空间的小插曲,优一郎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处理。

以为他要开始探讨米迦尔错误的原因的你们实在是太天真了,优一郎是什么人?他关心的问题可是关乎人的成长和尊严啊。

于是他开口了:

“米迦尔同学,能把‘小优’这个称呼改掉么?我觉得还是叫我天音老师或者优一郎老师就行了,既然我的年龄比你们大不了多少,你叫我优一郎也行。‘小优’这个,实在……”

在优一郎还没有把心中的吐槽抒发出来之时,米迦尔已经在第一时间打断了他。

“可我觉得很好听啊。”

“难道你不觉得很像女孩子的名字吗?!”

“可是很好听啊。”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可是很好听啊。”

于是优一郎无言以对,不过他的脑袋飞快地转着想着解决之法,紧接着他迅速想到了并表示我简直是太天才了。

既然米迦尔叫自己这么幼齿的名字,自己也给他取一个啊!米迦怎么样?听起来很像小孩子吧?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相应地叫你米迦了。”然而优一郎老师并没有意识到这恰好正中了某人的下怀,于是他迅速看到对面蓝色瞳孔里立马亮起相当耀眼的光,整个人都开始闪烁起来,好像还可以看到可疑的金黄色尾巴在欢快地甩。优一郎感觉到这个大型金毛生物好像……很开心。

不对啊,这剧本不对啊,难道不是应该对这个想当孩子气的名字表示不满然后顺利改掉对自己的称呼么?!这明显看来对方很开心啊!

优一郎还想做出挽回,突然想到,难道是因为这个名字不够女性化?那就在米迦后面加上“酱”?然而优一郎全身的鸡皮疙瘩在他准备叫“米迦酱”的时候会聚了起来,尼玛感觉好变态啊,尺度没那么大的优一郎表示这样叫出来的人一定是个变态。

恭喜优一郎同学你答对了,费里德确实是个变态。

最后优一郎就妥协了,虽然,莫名感觉自己亏了。

于是优一郎老师暂时放过了称呼这个问题,开始秉持着良好师风道德的他开始教导米迦尔化学题,然后他就惊讶地发现,这货明明什么都会啊,对于这种看了一眼就能想出解答方法的能力,优一郎表示羡慕嫉妒恨,但同时他也感到深深的疑惑,那为什么他考试的时候会有大片大片的空白呢?

于是优一郎把这个问题提出了,紧接着就看到了米迦尔笑而不语的样子,本能的直觉告诉她很危险,不要纠着这个问题继续纠结,于是他立马打哈哈过去了。

这次教导让优一郎充分发现自己担心米迦尔压根是多余的,他开始怀疑米迦尔是故意将题空着不做了,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也许是因为米迦尔骰赌输了,承诺不做解答题吗?

曾经在和同桌老师打赌打输了被坑了优一郎表示深有体会,于是他接下来看米迦尔的眼光就带着深深的同情,有这么一些损友真是辛苦你了,米迦君。

米迦尔表示优一郎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如果他知道真相估计会感叹优一郎的脑洞和他的迟钝吧。

论把直男掰弯究竟有多难?

 





米迦尔做出了个决定,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他潜入了优一郎老师的办公室,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将手“啪”地撑在桌上,来了一个“桌咚”。

优一郎极其惊恐地从桌上待批的作业上转过身,抬头看着米迦尔。

总之他们现在这个姿势极其诡异,然而办公室里并没有什么人,老师们都在这个时候集体失踪,毕竟快接近午饭时间,抢食堂是很重要的事情,也只有优一郎这种早上吃太多而想等着食堂人少再去的奇葩会在这里耗着了。至于路过的人嘛……

如果路过的是女同学的话会星星眼,如果是正常男同学的话会捂脸表示我不会弯,如果是直男癌的话……嗯,我不知道。

“那个,米迦你有啥事吗?”难道是考试之前感到紧张,毕竟上回30分确实是蛮打击人的。善解人意的优一郎老师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

“小优,其实我喜欢你。”米迦尔想着还是给优一郎打直球好了。

“……”优一郎的大脑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沉默了半响,最后露出了会意的笑容,“米迦,保持对一个老师的喜爱对于学习他的课有良好的作用,我相信你能考好的。”

“……”觉得打直球会有用的米迦尔还是太天真,他脸色一沉,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头一低,就这么顺势吻住了优一郎的唇。

感受到唇上有一个柔软之物的优一郎还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看到眼前米迦尔突然放大的脸,然后……他的大脑就当机了。

卧槽,被学生强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他们俩就这样嘴唇贴着,却并没有怎样的深入,一是优一郎当时大脑空白连推开都忘了谈什么深入,二是米迦尔也没有继续的意思,直到最后米迦尔有些懊恼的退了一步,他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优一郎呆愣的样子,虽然很萌但是米迦尔也为他的情商深深捉急。

果真这样不行吗。米迦尔这么思考着,然后沉默地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某个已经石化了的人。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因为第二天是期末考,不过米迦尔就这样成功地让优一郎走神了三天,直到考试结束看着米迦尔拿着成绩单走进了年级组长的办公室,他才觉得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然后他就看到从办公室出来的米迦尔一脸灿烂地对优一郎说:“小优我准备转到理科班啦。”好像几天前的事压根没发生一样。

不过这样优一郎就松了一口气,看来前几天完全是个意外嘛,自己还神情恍惚真是太大惊小怪了,于是他也扬起笑脸,说道:“呦,考得怎么样啊?”等等,好像刚才听到他说什么转到理科班?错觉吧?

死直男优一郎并没有深想,因为他被米迦尔堪称完美的成绩再一次惊吓到了,没了上次化学的瑕疵,整张成绩单都焕发出一股“颤抖吧,蝼蚁”的气息。

优一郎面无表情,然后转身就走,他表示他不认这个学生。

第二个学期在理科班教室里看到米迦尔的优一郎表示,他现在很怕文科班的老师和女生,也很怕理科班的男生。至于为什么,自己领会吧。

而米迦尔同学表示,攻略小优的过程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路漫漫其修远兮。

END



彩蛋:

(一)

优一郎老师本身有点轻微强迫症,尤其是看到每回米迦尔日完的空间都会一片狼藉,那个无情的小红点和100多条提醒,让他手贱地想点,于是他在某一天就这个问题和米迦尔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优:米迦,能不日我空间了么?(ノ`Д)ノ

米迦:小优你想让我把宾语中的“空间”去掉吗?(*^__^*)

优:……不,你还是日空间吧。==

(二)

拉库斯有一个毛病,具体不是很好形容,大概就是对于身边的人特别屌自己就会觉得倍有面子的一种奇怪心理。

有一天,隔壁学校的好友雷奈面瘫着脸,表示以拉库斯这跳脱的性格,物以类聚来说,他们学校一定没有高冷学霸这种存在。

拉库斯一听到这个就怒了,处于一种对本校尊严的维护,他严厉指责了雷奈,并表示他的同桌就是一个高冷学霸。

为了加强可说服性,拉库斯第二天就把雷奈拖到了学校,幸运的是他一来就看到了米迦尔从教室里出来,周身一股冷漠的气息渲染的特别到位,完全可以打雷奈的脸。

于是他兴奋地伸出了手,指着米迦尔说:“看到没有,那就是我说的那个高冷……”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米迦尔以极快的速度换了一副表情,周身积雪瞬间融化,一股春暖花开之势,甚至可以看到翘起的尾巴和支棱着的耳朵,然后就看到这个金毛屁颠屁颠向着对面迎面走来的优一郎老师扑了过去。

拉库斯感到自己的脸有点疼,他没有敢回头看雷奈的表情,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地开口:“我收回我刚才那句话……”

“嗯。”善解人意的雷奈表示拉库斯开心就好。


评论 ( 11 )
热度 ( 71 )

© Codomain | Powered by LOFTER